看了姐姐兴风作浪,没想到走完这4步,金星的魅力竟然这么高级!

发布时间:2020/7/8 17:43:26  浏览次数:1115



最近,阿朵火了。因为救场。


最新一期《乘风破浪的姐姐》里,节目要求重分组成三人团。袁咏琳作为八大队长之一,站起来却无人选择入团。


场面尴尬了。怎么办?


阿朵出现了。



作为前队友的阿朵,当即出场来救,顿时圈粉无数。网友说,这是太有爱了。


阿朵身上散发的成熟女性魅力,既有着自信和美,也有着一种温润的爱意。而在占星里,和爱与美有关的行星,正是金星。这个夏天,大概没有一档综艺,会比这群30+的姐姐更懂金星。


人们常以为,金星就是爱与美。却不知道,这份爱与美的呈现,是有前提的。就像希腊神话中的阿弗洛狄特。


她从天空之神的精液中诞生;虽然嫁给丑陋的赫菲斯托斯,但她有很多情人,这对一位女神是不多见的;她对金苹果的欲望更是引发了最后的特洛伊战争;在所有关于阿弗洛狄特的描述里,她的确是最美丽的女神,但她始终关乎的只有一件事:如何满足自我的欢愉


这是金星最原始的样貌,却常被我们扭曲了。


广义上说,金星象征的是的爱与享受。它也和一个人的魅力,拥有让人愉悦的能力有关。为什么金星具有这样的能力?答案正如阿弗洛狄特的故事,她的魅力在于爱,对自己深深的爱。


这里的“自爱”不是不健康的自恋,而是在自爱中向世界自然而然地流淌爱意。全然真正自爱,自然会爱他人和周遭一切。就像阿朵,自然地会去照顾她团队中的人们。活出星盘中成熟金星的魅力,是一件很让人着迷的事。


成熟的金星,提醒我们能够让自我和他人感到幸福的能力的重要性,它是一种高妙的生存艺术,也是一个和谐社会深层价值的体现。如果没有金星,生活将没有了花园,土地也将变得贫瘠,人与人之间没有联结和温暖,我们也就失去了创造力和美的源泉。


然而,现代社会,我们常常忘记自己的金星。我们社交、我们购物、我们花了很多时间在得到爱上,却忘记了爱到底存在于哪里。


正如爱的艺术需要学习,成熟运用金星能量,也是一种需要学习的艺术。在学习与金星共处的过程中,成长为成熟的金星,往往要经过4个阶段的洗练


01

第一个阶段:依赖


“我需要别人来爱我、赞美我。”


金星的第一个阶段,就像在婴孩时无意识的阶段,那个时候的我们尚没有能力给养自己,我们能否生存全然仰仗养育者的看顾。我们需要外界的供给,依赖父母家人的关爱。那个时候,我们的价值是由外在的TA赋予的。


因为强烈的依赖心和自我确立的模糊,在第一个阶段,我们会面临不够成熟的人格限制。这时候的金星是比较懒惰的、被动的。我们会经由他人的认可来去确认自我价值,我们成了恋上自己湖中倒影的喀索斯。



这个时候的金星是一面镜子,将自己的需求投射出去,又将他人的评价反射进来,它的光芒随着外界的潮落起起伏伏。就像婴儿的感受与母亲的喜怒紧紧捆绑在一起。


因此,这个阶段的金星,最大的限制就体现在对自我价值的不确信上。甚至为了过度弥补这份不自信,而用力过猛地自损。不自信自己内在的力量,屈服于他人的价值评判,于是太希望通过在外在得到别人的赞美和肯定来确立自己,所以太用力地迎合


内修不足,于是向外寻找。


《乘风破浪的姐姐》第一期里的海陆,当众姐姐各自长袖善舞、各现社交名场面时,她更趋向于依赖别人的主动和关注,三次明晃晃地被无视。



表演时,害怕得不到肯定,于是用力过猛,大力表现自己各个才艺,反而失去了表演本身最重要的美感和艺术性。面对失败的可能性和不如意,一次次玻璃心地“世界崩塌”。



因为自我价值仰仗外在,金星被他人套上了枷锁。因他人的给予开心,因他人的离去伤心,这个时候的金星是无法真实享受当下乐趣的。维纳斯忘记了自己才是艺术和美的化身。


她失去了灵魂。


丁当的七人团排练遇困,需要声乐领导站出来说话。


作为队长和唱功最佳的选手,她却自我犹疑,依赖于团员的主动“听话”而不敢发声。最终,团队表演整体效果不佳。而她又继续陷入了自责中,没有积极采取解决办法。



金星在阴影里迷了路。她认为自己的是不完美的,所以渴望获得他人的认可,渴望用外界的好来安抚内在的缺口,却忘记了,如果我们拒绝看向那个有缺口的自己,拒绝拉她一把,她又如何站起来呢?


这个阶段,金星的核心课题是:剥离依赖心。想要进入一个更有建设性意义的阶段,她便要重建自信心。金星需要先接纳自己的阴影和不足,把爱和耐心分给自己,慢慢培养自己的自信力,才有勇气踏上寻找自我价值的征程。


02

第二个阶段:寻找自我的价值


“我究竟有没有别的可能性?我的自我价值是什么?”


当金星向外寻爱的依赖阶段遭受屡屡碰壁后,她开始一点点醒来。她开始了怀疑和审视。这个阶段,金星开始模糊的摸索到了那把钥匙。


我是否真的需要别人的赞美、鲜花和掌声才能证明我有价值?我是否真的只能做这些事来体现我的价值,我还能不能做一些安全感界限之外的事?我是否真的要那么在意外界的评判?


当金星在试图寻找自我价值,探寻新的出口时,新的大门会打开。前方的路,可能有掌声,也可能有臭鸡蛋。所以在寻找自我价值的阶段,金星最大的限制,就在于,能否足够真诚地致力于跟随内心之爱的召唤。



是一时的自恋和追寻,还是能够稳定长久的自我陪伴?这需要一个探寻和磨合的过程。面对挑战,金星能否经过考验,忠于内心,打磨人格?


如果面对挑战,不够真诚而有所逃避,金星的光芒还将被乌云遮盖。当直面挑战,直挂云帆,金星却会因为这份自爱的坚定,由内而外美得自自然然。


伊能静姐姐作为30位团员中最年长的一位,在儿子的鼓励下,勇敢走向重新绽放自我价值的舞台。



面对激烈竞争、被淘汰的可能,她也勇敢给自己打气,并鼓励信心不足的队友,毫不气馁。


王智和王丽坤,同为非专业唱跳歌手,都在面对强劲对手和不擅长的领域时慌了阵脚。



但也由此重拾信心,积极练习。


第一次公演时,伊能静、王智、王丽坤的三人组合,各自都发挥了各自的专长,沉浸专注于舞台中,美得不可方物。虽然对手组合也非常好,但他们尽力都完成了自己的完美舞台。



舞台中的她们是专注的、享受的,这和年龄无关。她们忘记了自己的年龄,也忘记了外界的评判和掌声,忘记了这是不是自己擅长的领域,忘记了自己能不能做好。这是金星最美的时刻。


此时的她不再执着于别人的目光,她全然进入了当下。金星终于沉浸在了自我享受中。这时候金星的光晕,美得如此自然。


只不过,金星在寻找自我价值的过程中,也在磨合着自身品性。这个阶段的金星面对的最大障碍是:你到底有多坚定的能看见自己?


公演结束,两队PK票数相差太大,伊能静队有可能成为输的一方时,出现了一个细节:伊能静下台,和队友们反复吐槽耳麦没有声音。



偶尔,金星还是会退行到第一阶段,比如执着于输赢,并陷入了害怕他人评判的迷局。金星再次把自我的价值交由外界论断,也就再次失去了它享受当下的美感。


要突破这种迷局,关键就在于能不能坚定初心。金星需要足够真诚的自我价值探寻,通过对真实自我的接纳和潜能深挖,如蚌壳珍珠般不断磨砺自己的光芒。


自我价值的找寻之路并不容易。但是再不容易的路,也总有人能走出来。


03

第三个阶段:确立自我价值


“我接纳和爱我的光明面,也接纳和爱我的阴影面。”


走到金星的第三个阶段,并不容易。在这个阶段,金星从上一个阶段的怀疑,走向了对自我的笃定。这个阶段的金星,开始更为稳定地绽放自己的成熟美感。


修习金星功课的个体,找回了自己的自我价值,这种价值不是来自外在,而是内里。内里的我,接受真实的我,并愿意为自己负责。



但金星正向能量的运用要走向圆熟,越到后面的阶段,这种打磨艺术就越显示在精细方面的优化上,好比木匠的作品,先成型再慢慢地精雕细琢。第三阶段的金星,也面临着更加精微的挑战。


这个阶段最大的挑战在于,能不能时时刻刻无条件地接纳和爱自己,哪怕赤裸裸看见了自己的阴影。这好比带着阴影前行,如果对自己的爱不是无条件的,阴影就始终无法被照亮,那么自我价值的光芒也必定是受限的。


所以朱婧汐说:“爱人之前,先爱自己。”所以阿朵在个人solo中所唱:“爱你脆弱犯的错”“打开你真心的心”。



万茜个人表演时,第一次尝试了在舞台上使用新学会的吉他。她和其他姐姐一样,想做些不一样的事,探索自己不擅长的领域。可当舞台氛围出来,清澈的声音弹唱起来,万茜突然停住了,因为弹错了音。


一瞬间时间凝固,金星的考验时刻:怎么办?


但万茜很镇定,她迅速接受了事实,并请导演重唱一遍。



重唱时,又一次弹错音,但她却很快调整了并继续弹唱了下去:“我敬你满身伤痕,我敬你泪流满面,还落叶纷纷、独自上阵。”



没错,这次表演并不完美,但她接受着不完美,允许着不完美。而神奇也就在此时发生了,在她接纳失误,淡定地继续浸入歌曲氛围时,音乐的美感却自然流淌了出来。万茜独立清澈的气质,获得了观众芳心。



当金星完全融入自我享受,全然接纳自我时,舞台反而有了更真实的味道。


我爱我,无论我做得好不好,我都用心地爱我真实的样子。我爱我,我就是这样的我。我爱我,我接受我的真实渴望,我会用心完成我的愿望。金星在全然自我悦纳时,便自信了自身存在的价值,这是真正的爱与美之神


04


第四个阶段:爱满则溢


金星还有下一个阶段吗?


有的,如何让爱经由个体涌向这个世界,这是金星的最后一个阶段——“我爱我,也爱这个世界。”


经过前三个阶段的依赖、找寻和自我价值确立,金星在第四个阶段迎来了高潮。这时候的金星,更成熟地展现自己的美,这种自我悦纳的平均水平更高也更稳定。个体在这个阶段,能够坚定地做自己,并把滋养的能量自然地提供给这个世界。


自我的需求之路走得足够深,才有夯实的基础真正谈论集体的需求。



金星第四个阶段,最大的限制和挑战,就来自于我是否只是执着于我的个体需要,还是我能够滋养自己的同时,还愿意滋养世界?


我们星盘中金星所落的宫位、星座和相位等,都提示了一种关于爱与和谐的义务。这里藏着生命之所以丰富流动的密码。


你是否通过这个领域为生活带来魅力感?你是否全然地在其中敞开了自己?你是否在这个领域感到幸福,并把你的幸福带给了周围身边每一个人?你愿不愿意在这里,给予、流淌你的爱与善意?


15岁的张含韵,因《酸酸甜甜就是我》一炮而红,家喻户晓。随着鲜花掌声而来的却是铺天盖地的网络暴力。



15岁的女生,承受着各种质疑的压力。如今,30+却毫无怨气,一派从容。面容依旧美丽,眼眸依旧清澈。她说:“三十岁以后的人生,是自己创造的。”如今“可爱了大半辈子了,不想再可爱了”。


她的自信和纯粹,一如当初,又比当初多了一份清醒与独立,她主动选择她想要的人生,并为之负责。


舞台上的她安静内敛,从容优雅地弹唱着具有成熟女性魅力的情歌。


当金星成为它自己,它只需全然地存在,全然地享受爱与美本身,这种绽放的生命姿态,本身就是一种给予


“世界以痛吻我,而我报之以歌。”爱与放下可以是一种有智慧的选择。


曾经在台下作为张含韵导师的阿朵,如今同为团友,则给出了金星更广阔的魅力。


知乎上有网友说:姐姐拍了四期,所有镜头一直在加分的人,就是阿朵。



早在2012年以前,阿朵姐姐因大胆性感而为人所知,她性感出镜的50万册杂志曾三天就脱销。可就在事业红火的时期,她却选择归隐乡居,到大山老寨中去寻找灵感,潜心于创作和学习。



用她自己的话说,"这几年你们没有看到我向上生长,是因为我正在向下扎根。"



在《乘风破浪的姐姐》的舞台,阿朵演唱自己的《扯谎歌》,融入民族文化的元素,她在舞台上,淡定大气,用声音和舞蹈营造出自然山林的氛围。她说,她想把一些文化的东西带给这个舞台,让更多人听到。



甚至有人评价阿朵,她适合做女团导师,而且她的指导将会提高整个行业的水准。

7月6日,#阿朵 这是你的功课# 登上热搜榜。


袁咏琳说:“我觉得队长这个位置可以让给别人。”阿朵却温柔而坚定地对她说:“不,这个你就不要想了,这是老天给你的功课,你早晚都会碰到这样功课的。”


阿朵又暖了大片网友。


当金星走向成熟,她或者他,不仅是一个独立而全然盛放价值之光的个体,更是一个自然而然的给予者。


第四阶段的金星,最难突破的便是能否将“我”的需要延展到“我们”的需要。一旦突破,这样的金星便会真正走向了进化占星学中,那个金星的高八度——海王星的自我融化,和真正的奉献集体。


这个时刻,她的温度将是放射型的。


如何最大程度的释放你金星的温度?


答案仍要回到这四个阶段金星一直在关注的事:我如何让自己得到真正的快乐?这是金星要的深度自我满足。


在第一个阶段,或许我们曾依赖外界的价值评判,人云亦云,大众追求什么美的标准,我便也追求什么。甚至我们害怕犯错,害怕被别人指指点点,害怕自己不够美好不够受欢迎。这个阶段最难的就是剥离依赖心、建立自信


第二个阶段,我们开始自我审视,开始寻求真正的自我价值。也在叩问自己,我是不是能聆听内心之爱的召唤,去找让我闪耀的自我价值


第三个阶段,金星面临的挑战,就是能不能成熟地接受“原来我就是不完美的”,我就是有欲望的,我就是有阴影的。


直到最后,我们终于将目光从自己投降了世界。因为深度的自我确信,因为绝对的自我满足,我们深知我的价值不由任何人决定,我的光茫是因我是我而天然存在。这个时候,能量从我的胸口涌出,开始浸透周遭,开始涌向世界。


面对自己真实的欲望和渴求,正视内心确立自我的呼声。这需要勇气,也需要一份至深的诚恳。我们每个人星盘中的金星,都在提示着活出独特自我价值的声音。这不是一条容易的路,但她们却做到了。


宁静站了出来,面对节目组让自我介绍的提问,她说:我还要介绍,这么多年我白混了吗?


阿朵站了出来,要将民族音乐文化分享给世界,她说:C位以作品而定,而不是以艺人而定;


万茜站了出来,这个自评为“一名不红的资深女演员”,一出场就成了众人团宠;


张雨绮站了出来,她说:一个单身女人是可以追求全世界单身男人的追求的,包括他的前夫;

……


西里奥·康诺利说,有魅力的人都善于掩饰,她们掩饰的其实是对他人赞美的依赖性。我们都渴望赞美,正如我们都有一颗金星。但是常常,我们忘记了去照顾她,我们将金星的亮度交由了他人调节,却忘记了点然金星光明的那把火,终究只在自己手上


人们说,吸引你是金星的法则;征服你是火星的法则。可是别忘了,金星的吸引,是从自我吸引开始的。那是金星在镜子里,永远望向自己的眼睛。


那里藏着金星最深的秘密:亲爱的,从今天开始,我愿意爱你。


咨询课程详情,请扫描下方新月客服二维码

客服.png

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月占星公众号


gggg.gi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