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星座在关系里,最懂给你满满的安全感(深度)

发布时间:2022/4/20 19:39:14  浏览次数:235


今天,太阳进入了金牛座。


从4月20日到5月21日,在接下来的一个月,我们都将沐浴在金牛座的和煦春风与明媚春光里。


这或许是一年中,最舒适、宜人的时节了。正如这个星座本身所呈现出的美好而祥和的特质。

然而,金牛座真的如TA所表现的那么稳重、温和、平静吗?

TA又有哪些令人震惊的阴暗面?

在TA求而不得的美好背后,隐藏着什么样深层的生命课题呢?


在这篇文章中,著名占星师丽兹·格林将带领我们深度解读金牛座——这个最渴望简单、却无法维持简单的星座。

首先,让我们通过一个故事进入正题:

在著名的儿童故事《公牛费迪南德》中,公牛费迪南德是一只可爱的生物,他住在草木丰盛的牧场上,闻着花香,听着鸟鸣,享受着夏日的微风,岁月一片静好。

我们的费迪南德并没有很多事情要做,因为他很容易满足。

有一天,费迪南德坐在了一朵花上,但花里一只蜜蜂...... 你大概能想到之后的情景了。

公牛费迪南德就是一个典型的金牛座。

在现实生活中,许多金牛座的人生都沿着这样的轨迹进行——满足并致力于追求美好、舒适,然而,总有那只该死的蜜蜂。


“一种强烈的、渴望和谐的本能”

金牛座,黄道第二个星座,也是第一个土象星座,TA由金星所守护。在神话中,金星是爱与美的女神阿弗洛狄忒。她也是所有奥林匹斯神祗中最懒散的一个。比起繁重的工作,阿弗洛狄忒显然更擅长享乐。

在金牛座身上,我们能看到这一天性的展现——喜好愉悦、和谐、平静、以及一切美好的事物。而最令人印象深刻的,莫过于他们敏锐的感官。



一个真正的金牛座一定是个感官达人,他们既追寻、也创造任何能取悦感官的东西:

视觉:金牛座对色彩很敏锐,因此在设计、绘画或摄影等方面很有天赋。

听觉:这个星座热爱音乐,也有动人的声线,许多著名歌手和作曲家都是金牛座。

触觉:它不仅意味着对身体触摸的反应能力,还意味着对质地的喜爱。羊毛、绸缎、皮革...是的,这些不便宜,但金牛座对任何廉价的东西都不感兴趣。

嗅觉:金牛座对气味非常敏感。从鲜花到价格不菲的香水,金牛座喜欢用美好的气味包围自己。

由于金牛座的感官太过敏锐,他们往往发现自己很难容忍任何看起来、闻起来或感觉肮脏、廉价、丑陋的事物与环境。

这个星座有一种强烈的、渴望和谐的本能。


金牛座也是个收藏家,他们“收藏”物品、财富和人。而TA所收集的东西,对TA来说一定要有价值。然后,TTA把它们紧紧攥在手中,珍惜、照顾、并时刻关注它们。

倘若你想寻求一段稳定、靠谱的关系,并从中获得真正的安全感,这个星座绝对算得上最佳人选。无论发生什么,无论你做什么,TA都会站在你这边。即便TA不总是能够理解你的动机,却会忠于你的选择。

然而,金牛座“收藏”的本能也可能过度。有时,只有通过争吵甚至冲突才能使金牛座意识到,你也有自己的个性与自己的内心世界。你必须要告诉TA这点。因为他们不太擅长心灵感应,经常忽略那些微妙的信号。

“TA勉强承认,占星学有点东西”

传统上,金牛座关联着物质的稳定和安全感。因此毫无疑问,他们喜欢在有形的、不可改变的模式中寻求安全感。捆绑在投资中的虚拟财富,或非物质的财富(如知识、自我认识以及其他不太容易掌握的事物)对金牛座来说都不是真正的财富。



安全是你可以信任的东西。而你可以信任的,是那些不会被改变、腐蚀,不会离开你、消失、或让你依赖于他人的东西。

只有当金牛座拥有了这种安全感,TA才可能真正松懈下来,通常会松懈到几乎不再挪动。

金牛座这种确立安全感的冲动与TA看待生命的方式有关。土元素的能量负责构建具体、有形的现实。而作为第一个土象星座,金牛座深谙 "现实”之道。

TA从来不是盲目的理想主义者,也从不对普通生活提出天真的要求。

一个真正的金牛座总是知道如何维持和保护自己的生活。TA对自己的定位总是很实际,也总能设定那些能够达成的目标。

这不是一个野心勃勃的星座。TA能很安然自得的退居幕后,成为某个“看不见”的力量:投资者、会计、保持企业运行而不获得公众荣誉的人。

金牛座的现实主义足以让TA意识到,自己既不会飞上枝头做凤凰,也不会零落成泥碾作尘。

这种伟大的现实主义的另一面是,金牛座经常错过TA“看不见”的东西。因为TA不欣赏花哨的事物,也不欣赏可能性。在金牛座看来,某件事情要想成为真实,它必须不只是可能——而是确定

所以这个星座绝不会轻易相信占星学这类东西,除非它被科学或实例明确地证实是有效的,而且不是一次,必须是多次,以防第一次只是侥幸。


我曾经有位金牛座的客户,他对我给他的星盘解读印象深刻,但他怀疑我是否能重复这样的表现。因此,他问我是否可以为他的一些朋友进行解读。由于他是金牛座,我知道没有其它的办法,只能同意。

在大约15次这样的星盘解读之后,他勉强承认,占星学中有点儿东西。

然而,就像任何一个典型的金牛座,一旦TA的观念发生了变化,TA就会开始行动。我的这位客户不满足于仅仅接受占星学,而是决定学习它。他以金牛式“从一而终”的态度孜孜不倦地学习着,现在,他成为了一名执业占星师。

金牛座的阴暗面是...

正如上面的例子所反映的,金牛座倾向于注重简单而基本的事实。但生命在许多方面既不简单,更不确定。

许多成年的金牛座依然保有某种天真与稚气。生活对他们来说简单得可怕,非黑即白,没有灰色地带。他们按照逻辑、系统、简单地把一切都“归位”:好人就是好的,坏人就是坏的。对此,他们像孩子一样,充满确信。

而当金牛座认定了某个价值观时,TA的想法就定在那儿了。没有人可以移动或改变它。

对金牛座来说,TA的价值观是唯一的“真理”。如果你与TA的相抵触,那么,这个平时随和温顺的星座甚至会展现出令人难以置信的攻击性。偏见与不容忍,是金牛座的一个阴暗面



或许因为众神反感这种狭隘的自满,于是给金牛座舒适的花园里,安插了一只蜜蜂。

这似乎是金牛座成长的必经之路。情况通常是,他们自己在不知不觉中走向了这只蜜蜂,无意识地经历了某些让他们感到震惊的局面或事件。

在一开始,他们可能认为这是偶然,或是别人的错。然而,只有通过疼痛,才能让他们走出表浅的宁静和天真。

忒修斯与弥诺陶洛斯的故事,能让我们更好地理解金牛座背后更深刻的生命内核。

克里特岛国王米诺斯,准备与海神波塞冬做一笔交易,他承诺如果波塞冬能让他掌管海洋,就把一头特别漂亮的白牛作为礼物送给波塞冬。

然而,贪婪的米诺斯在祭祀时,把公牛替换了。波塞冬得知自己被骗后,为了报复米诺斯,向爱神阿弗洛狄忒寻求帮助。

阿弗洛狄忒让米诺斯的妻子帕西法厄对白牛产生了不可控制的情欲。两者的结合诞下了弥诺陶洛斯,一个有着人身、牛头、以人肉为食的可怕野兽。



现在,我们故事中的弥诺陶洛斯就是金牛座阴暗面的象征,它拥有人的身体和牛的头。你可以这样理解,在每个金牛座的天性之中,都有这种基本的冲突,即人性的、理想的一面VS兽性的一面。

当他们不能让欲望为自己的人性所引导,而是让人性被欲望拖着走,那么,他们就会成为弥诺陶洛斯一样的怪物——被猖獗的欲望所吞噬、左右。

他们内心深处,都渴望...

由于弥诺陶洛斯是米诺斯的耻辱,它被后者关在一个迷宫里,这个迷宫是如此复杂,以至于没有人能活着进去、活着出来。困在其中的弥诺陶洛斯,成日以吞食外部世界投喂的少男少女为生。

英雄忒修斯决定杀死弥诺陶洛斯。他在米诺斯女儿阿里阿德涅和她提供的线团的帮助下,找到了进入迷宫的方法,用剑刺死了弥诺陶洛斯,并通过线团再次找到了出路。

完成任务后,忒修斯迎娶了阿里阿德涅,最终取代米诺斯,成为克里特岛的新任国王。

值得留意的一点是,忒修斯的成功与线团密不可分。线团象征着计划和目的。

回到现实世界,金牛座经常迷失在心灵的迷宫中。迷宫是人类各种动机和情感的暗喻,它经常打败金牛座。因为他们喜欢简单,不喜欢推敲、迂回、半遮半掩和模棱两可的建议、涌动的无形暗流、以及细微的差别。

他们往往不得不面对人际关系和自己内心世界的错综复杂,并在其中迷失方向。因此,他们非常需要一个线团——也就是说,金牛座需要给自己的人生寻到一条清晰的道路和规划。

如果他们能找到自己的目的和生命的意义,就能在相应的领域投入巨大的能量和动力,并且能成为真正的艺术家——无论是雕刻作品、创作交响乐、设计建筑、还是领导政府。


在进入属于自己的生活和工作之前,金牛座往往是漫无目的、昏昏欲睡,被动、或依赖于他人支持的。但实际上,他们并不懦弱、消极。

当然,首先,金牛座必须被蜜蜂蜇伤,才能提醒TA,不可能一生都在舒适区里满足地嚼着草,维持现状。

因为在每个金牛座的内心深处,都有一种渴望,那就是成为有用的人,去生产、建立一些坚实的、永久的、有形的东西,作为TA存在的证明。

金牛座寻求的,正是某种自我价值的体现。为了实现这一目标,TA必须做出经得起检验的东西。

不要被那些关于费迪南德温和又漂亮的描述迷惑了。

金牛座能展现出巨大的力量、耐心和勇气。记住,大地本身的能量,流经于TA。



版权声明:本页图片部分选自网络,本文由作者授权转发在新月文化订阅号平台,欢迎转发,反对抄袭。



今天的文章,

是否让你对金牛座有了不一样的认识?

想要了解12星座不为人知的一面?

欢迎和我们一起,

系统化地学习正统的“学院派”占星学~

千万别觉得它的准入门槛特别高,

只要你有兴趣、肯努力,

加入伦敦占星学院三年文凭课程

成为职业占星师的梦想,就不再遥远!

所以,还等什么?

快来扫描下方海报二维码或添加新月客服微信



扫码以上二维码或添加新月客服小云(newmoonmag01)咨询联报优惠


撰文 | 丽兹·格林

编译 | alias nomad

排版 | 阿豪






你可能还想知道这些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