仰望星空,对话宇宙,学习占星是在给灵魂按摩|伦敦占星学院院长专访

发布时间:2022/7/6 16:07:45  浏览次数:171

“致力于占星研究,是我终身事业的方向。”

?

网线的另一端,现年49岁的弗兰克·克里福德这样告诉我。

?

这位土生土长的伦敦占星行家,亦是伦敦占星学院的负责人,在他16岁的时候就疯狂地迷恋上了神秘而自由的宇宙星辰。

?

在采访中,弗兰克告诉我们,他约到了一位在伦敦生活的美国占星名家,字里行间难掩兴奋:

?

“你不知道我运气有多好!居然能在周日见到这么有名的业界大咖,而且聊了很多占星方面的事情。我太幸运了。”

?

我被他对于占星学的热爱所感染到,并且在整个采访过程中,我彷佛从这位年轻又成熟的院长口中,看到了占星学的力量。

?

这让我有一种错觉,彷佛在透过弗兰克,对话宇宙星辰。

?

近代伪科学流行浪潮之后的第15年,弗兰克开始了他的占星之旅。

?

20世纪6、70年代,随着新时代灵性运动兴起,人们对占星学开始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世界各地的嬉皮士们都在讨论星星们的事情,寻求指引,甚至在主流文化圈层中,美国乐队组合The 5th Dimension的歌曲《水瓶时代,阳光普照》在本土乐坛持续六周排名第一。


数十年的混沌停滞后,占星学又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之中了。

?

如今,从微博到朋友圈,再到各种社交平台,处处都有与星座、占星挂钩的文字出现,占星学确实不可否认且无可避免地“复活”了,连带着各种占星排盘软件、AI工具、公众账号,再一次以顶流姿态重出江湖。

?

还有什么让人想不到的?蕾哈娜脖子上的星图纹身吗?

?

“过去两年,我们确实见证了世界范围内,旧秩序被打破,新规则被重建,它将给千禧时代下的人们带来巨大的机会”。这是露西·格林,一家研究文化趋势公司的全球总监,在接受《名利场》杂志采访时说过的话。

?

仰望星空的占星师弗兰克,则比他更敏感地知道这一切。

?


弗兰克表示,大家说起星座第一反应肯定是上网找信息,比如水逆预警、太阳星座分析、周度/月度运势。人人都可以轻松地找到很多内容,因为这代人似乎是为了智能设备而生,搜索引擎对他们来说,简直无师自通。

?

喜人的是,这代年轻人热爱星座相关的内容,大部分不是寻求一个“指挥使”,规定自己的人生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而更多是希望得到指引,让他们知道未来可能会发生的事情,或是在文章中找到一种“被理解”的灵魂共鸣

?

恰巧,这就是占星真正的意义所在。这代优秀的青年人必将成就伟业。

?

不过,占星学不止为青年人而生。

?

尽管弗兰克承认现在大多数是年轻人才对占星学感兴趣,但他仍然相信还有更多年龄层的群体会接受星座方面的知识。

?

“16岁,18岁……完全是不同的能量”,弗兰克想了一会儿补充道,“在伦敦占星学院就有不同年龄,从事不同工作,以及不同背景的人来上课。这就是我喜欢占星学的普遍性,它是一门通用语,可以把‘迥异’汇集到一起,变成‘同僚’

?

谈到这里,他还说起一位80多岁的学员在上课的过程中睡着了的故事,这也算占星学习过程中的一件趣事,不是吗。

?


不过,失衡的现象也存在于占星学中。


比如说相对于男性,女性对占星学感兴趣的比例更高,男性在这个方面的开化以及领悟程度要慢很多。

?

“我的课上,百分之80到90都是女性学员”,弗兰克说,“有的人下课就会被家里的男性成员嘲笑,甚至说占星学会威胁到她们的人生态度”,我看到弗兰克在zoom上摇了摇头,说,“占星学不是宗教学说,更不是歪门邪道,星体的运动是可以被实实在在看见的,这一点几千年前就被证实了”。

?

弗兰克说,“说到性别的差异,其实很难一概而论,但从广义上说,女性更愿意深入地探究生活的本质,去质疑自己见到的、听到的事情,占星正好能够帮她们解决这些问题。”

?

我接道,“所以也呼应了另一个疑惑,那就是为什么女性对星座方面的知识持开放态度,而男性会显得更消极,甚至拒绝?“

?

“我不认为男性是没有感情的,但是他们好像不太擅长使用感情,或者说是体悟感情”,弗兰克停顿了一下接着说,“妈妈和妻子为他们付出了很多,如果有人告诉他如何发挥星盘上月亮,太阳,火星和其它配置的能量,他会做的很好”。

?

提到人们对占星学的偏见与刻板印象,弗兰克说不想因为一些不好的评价而取消课程,这会影响到真正热爱占星的同学,我对他说,“你说的每句话对我来说都很有帮助”。

?

他用清脆而洪亮的声音说道,“占星就像音乐,有节奏,很带感”。

?

?

紧接着我们又聊起伦敦占星学院的事情。

?

他说,最初创办伦敦占星学院的人,是因为生活中出现了一些状况,进而想到了跟别人一起合办学院来渡过难关。谁曾知道,这位合伙人与创办者的“初衷”并不相同,对方更在意占星的商业价值,而并不是真的注重于教育和传播占星知识。


世事难料,不过乐观的是,即使当弗兰克接手学院的时候,学院现状并不算好,弗兰克投入了许多时间、精力和资金在这个梦想学院里,但他并没有被这一系列负面的事情影响,在经营学院时始终保持着良好的心态。

?

伦敦占星学院外部实景拍摄)


弗兰克对周围的一切反应迅速,大度,善于倾听。我们从他16岁的占星“首秀”聊到2012年获奖,是的,那一年他获得了查尔斯·哈维奖,这是一个为肯定占星师所做杰出贡献而设立的终身成就奖。

?

十几岁的时候,弗兰克发现商店中有大量的占星学相关书籍。于是买了很多,比如琳达·古德曼的《太阳星座》;帕克的《占星学》;《经典》,等等。

?

他开玩笑说道,“如果我有一个像自己一样的老师,那我肯定会学的更快”,在有了这样的意识之后,弗兰克真的拥有了教书育人的机会。而且在31岁的时候,他成为了伦敦占星学院的当家人。

?

上天不会辜负有恒心的人,今天,伦敦占星学院越来越好了。

?

弗兰克觉得西方占星在中国和日本有着很多的受众群体,特别是在中国,所以在国内开设了姐妹学校,学员们跟伦敦本校如出一辙——非常年轻。

?

“有的学生甚至是04年生人。对我来说,他们出生的这一年是我人生的新起点”,他说,“虽然想起来还是觉得不可思议”。至于占星学的知识,无论是在推特、抖音上,还是在伦敦地铁上,我觉得热度也就是如此了,不过话又说回来,总会有新的热点,这是事物不变的发展规律。

?

“占星学,就是星河一样,太宽广了”,弗兰克说,“这就是占星学能存在在世界上这么久的原因”。

?

而我们,要不要试试停下脚步,驻足于这星空之下,为之感动,为之喝彩。



如果可能的话,爱上某一颗星,或者成为另一颗星吧。

?

请相信占星学能做到这些。



版权声明:本页图片部分选自网络,本文由新月文化翻译首发在新月文化订阅号平台,欢迎转发,反对抄袭。友号转载请后台回复关键词【转载】。


参考资料:来自我的伦敦新闻网,贝亚·艾萨克森对弗兰克院长的采访文章。

想要阅读更多弗兰克院长的精彩采访吗?新月为大家整理好啦:


【专访】Frank:“我是乐善好施的独裁者,而占星学到处都是幽默”

【专访】伦敦占星学院院长Frank:占星师是我遇见的人群中最富有人生智慧的

【专访】



7月7日晚20~21点

你会成为什么样的占星师?

免费沙龙等你来参加

扫描海报二维码加入



今天的文章是否让你对

伦敦占星学院院长弗兰克

有了更多的了解?

?想要像院长一样走上占星的道路

欢迎和我们一起

系统化地学习正统的“学院派”占星学~

千万别觉得它的准入门槛特别高,

只要你有兴趣、肯努力,

加入伦敦占星学院

成为职业占星师的梦想,就不再遥远!

所以,还等什么?

快来扫描下方海报二维码或添加新月客服微信




扫码以上二维码

或添加新月客服小云

(newmoonmag01)

咨询联报优惠



口述 | 弗兰克·克里福德

采编?|?贝亚·艾萨克森

翻译 | Thea

编辑 | Lynn

排版 |?啊豪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