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星3大周期:点明“业力”真谛,谁说只有土星回归是人生转折?

发布时间:2022/8/29 13:29:12  浏览次数:277

“恶名昭著”的第一次土星回归,从来都不容易。


29岁半左右,在我们大多数人还未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之前,它便已然发生了。

除非对占星学或生命周期有一些了解,否则,我们在接近土星回归的边缘地带时,可能很难意识到问题在哪儿。我们通常只会作为一个无辜的旁观者,看着生活中精心编织的结构被改变和重塑。

职业目标改变了,关系改变了,甚至住所也改变了……直到多年以后,尤其是第二次土星回归(58-59岁)这个检验成果的阶段,我们才会明白“三十而立”这个关键时期做出的选择,对整个人生有着多么重大的影响。

在过去的几年里,不知为何,我有50%以上的咨询客户都是26至33岁的年轻人,Ta们正在迎接、经历,或正在回顾自己的第一次土星回归。



因此,我有幸聆听到了这个年龄组的梦想、哀叹、挣扎和愿望。

我总会不由得心想,如果我们每个人都能提前知晓“土星周期”的意义和要求,并为它的每个阶段做好准备,我们的人生会不会变得不一样?


“一如水往低处流,人的天性亦会趋向选择最容易的道路。然而,这样的选择却并非个人成长之途。”

 ——亚历山大·鲁佩蒂


“... 土星的激发和压力是必要的,由此我们才能发展出佛家所说的‘金刚’之心。”

——史蒂芬·阿若优


我很喜欢上面这两句话,它们恍如土星周期的真实写照。

第一句话点出了“土星功课”的真谛,我衷心地希望我们每个人都能在至少土星第一次回归(29.5岁左右)时开始真正地理解它。这样,我们才更有机会在接下来土星第二轮周期的展开中,收获对个人成长最大的助益。

第二句话则为我们描绘了一幅美妙的图景。它告诉我们,当我们在土星的第二轮周期中,努力完成了它所赋予的核心任务之后,会得到怎样的回报。

土星是占星学中的“业力”之星,它代表我们此生必须经受的现实压力、打磨,但也为我们许诺了由之可以收获的现实成就与报偿。

土星的回归周期约为29.5年,所以,我们每个人一生之中大约都会经历3个“土星周期”,2-3次土星回归本位。

土星的三大周期,对我们提出的课题和要求并不相同:

第一个周期,从出生到29-30岁,是“立题”阶段。我们的主要任务是在生活中找到一个稳定的“立足点”,并感知到一些可靠的地标来确定自己的方位,这样我们就可以直面生活而不畏惧退缩。这是物质层面的能量最强,而对生命的意识理解相对最少的时期。

第二个周期,从29-30岁到58-59岁,可被称为“对照”,或“反题”阶段。在这个阶段,我们不断扩展和深化生活中的各种可能性,而之前建立的结构则开始受到考验和挑战。这个时期,我们的意识和觉知得到更充分的发展,人生目标进一步达成,并收获一定程度的现实满足。


第三个周期是“合题”阶段,从58-59岁开始,并在87-88岁达到顶峰。这个阶段的理想状况是将我们此生的意义汇集起来,进行凝炼、总结,并将自己的重心从世俗成就转移到对生命的反思和精神成熟上。我们在内心准备好迎接不可避免的身体衰退,以及最终的死亡。

在生命伊始,所有事物都是“潜隐”的。随着土星周期的展开,这股潜在的能量开始逐渐结晶、具化,直到最终不再有此生可以继续“发展”的事物为止。土星带来的挑战,其核心要求是要我们尽可能充分地成为我们“所是”和“能够成为”的人,而与我们“不是”和“永远不可能成为”的人区分开来。

作为我们生命中有关现实挑战、界限与重塑的原则性能量,土星仿佛在通过它的三个周期阶段,清晰地告诉每个诞生在地球的生命:

"你此生所能取得的任何成就,都受到死亡的不可避免性和你出生星图所描述天赋的限制。就完整的土星周期而言,你最多有三次可以努力的机会。现在让我们继续前进吧——看看你能走多远!"


我越来越感受到,土星的原型具有深刻的“矛盾性”

一方面,土星代表把我们钉在物质的十字架上,困在形式的世界里。而另一方面,当我们耐心、诚恳地应对土星的挑战,并由此建立起成熟的现实根基时,内在可以释放的精神自由感是巨大的,充满了无法言喻的满足和喜悦。


那种内在的自由是不受限制的,因为它完全无关于物质层面。我很确信,它的意涵正是指向佛教所说的“金刚”之心。

我们都会在29.5岁左右迎来生命中的第一次土星回归。无论是否对“三十而立”有所意识,它的基本影响因素都是类似的。

我对这次土星回归的比喻,是年少时上科学课的记忆。我记得那时我着迷于观察硫酸铜晶体的变化,在几个星期的时间里,它从清澈的蓝色溶液中浮现出高度分明而美丽的晶体形态。

在土星第一次回归时,我们必须结出的,是“现实主义”的晶体。

在一个土星能量发展相对健康的人身上,这种现实主义晶体的“纯度”不会被苦涩、愤世嫉俗或幻灭感过度“沾染”。因为所有那些过于负面的现实感受都会腐蚀灵魂,限制Ta进一步成长的潜力。

在现实主义晶体的形成过程中,我们不可避免地会感受到一定程度的痛苦、悲伤和沮丧。这是正常的,也是健康的,它是我们穿越27-30岁这三年“功课期”的重要组成部分。

27-30岁是个十分关键的生命阶段,从占星的角度来看,这个阶段有三个主要的象征性事件:27-28岁行运北交点第二次合相本命南交点,27岁左右推运月亮回归,以及大约29-30岁时土星回归(它似乎聚合起了另外两个事件的力量)。

这三个重要的星运事件,都与人格的区分、个体化,以及面对和清除那些阻碍我们最大化实现潜能的“幻想”有关。

对很多人来说,放弃“阻碍自己的幻想”可能会是件让Ta感到抗拒甚至绝望的事。因为很多我们所编织的幻想,其实都是在帮我们抵御(或逃避)生活中的现实压力与冲击。


我自己正是在这段时期,被迫放弃了长期以来所珍视的,成为作家的幻想。这份幻想曾经给了我一种超出他人的隐秘的优越感,满足了我心底对自身独特性的渴求。

但在27-30岁经受考验的阶段,它崩溃了。我清醒地意识到,自己或许确有一些写作天赋,也因此得到了一些公众认可,但我缺乏全身心投入的那种专心一志的内驱力。

而现在回想起来,如果那个时候,我没有放下这份幻想而继续执着,可能我永远不会有机会发展出其他的天赋和才能——那些在土星回归时开始成型,真正伴随我此生的天赋才能。

在第一次土星回归时,还有另外一件需要尽力达成的心理转变,那就是“内部评价中心”,或内在权威的确立。理想状况下,我们要在这个阶段由内发展出对自我价值的健全认知,而不再依赖于父母、同事、朋友等的外在认可

内在权威的确立,标志着我们生命中的转折点。我们不再被外在世界视为一个孩子,甚至也不再被视为“年轻人”。我们开始被赋予“成熟”的期待,需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扮演好工作者、朋友、子女、父母等的不同角色,以实际、有效的方式完成自己的“现实任务”,而不再为所谓的“年轻”或“不成熟”去找寻任何借口。


同样,在理想状况下,我们也应该发展出一种边界意识,明晰父母和我们之间的界限是什么——了解“他们对我们的要求”与“我们对他们的要求”之间的界限,以及如何以成熟的方式回应他们,而不落入过往孩子般的行为模式。

这个时候,如果父母还没有“成熟”到可以放开我们,那么我们自己便要更加主动地走向成熟,以划定自己的界限。


虽然第一次土星回归这个成年的“通过仪式”有着共性的内核,但出生星图告诉我们,有多少个人,就有多少种类型的土星回归。

土星在火象星座的人,核心挑战是找到对生命的信心,而这份信心会反过来成为生命的“燃料”,支持Ta不断踏上磨砺自我价值,探索自身对世界特殊贡献的“征程”。

土星在水象星座的人,主要的功课是接受这样一个无可规避的事实,即我们都是独立和孤独的,无论我们多么深爱他人或被他人所爱。

对于土星在风象星座中的人来说,发展心智活动的纪律,建立智识的可靠度,并为集体生活贡献有价值的想法是关键的形成性任务。

而土星在土象星座的人,则必须与日常的现实世界建立起良好的关系,并对身体或物质层面的功课付出应有的努力,以使内在感到安宁。

在土星的第一个“形成性周期”中,每个人体验到的旅程都是不同的。

土星的星座/宫位,与四轴点是否相合,以及是否与月交点、凯龙星及其他行星有相位关系等,这些信息能够为我们提供整体概览。我们由此可以了解这些贯穿一生的原型力量之间的关系,以及它们各自可能展现出的多样化的表达形式。


在第一次土星回归时,一个人的生命境遇能否以健康的方式运作,在心理上取决于Ta在这个周期的前三阶段与土星能量的“谈判”情况

例如,那些在7-8岁渐盈的四分相(第一次土土四分)时无法成功地与母亲分离的人,在29-30岁时可能仍会被锁在一份依赖式的关系中,而这种模式将在第二个土星周期开始时阻碍他们的发展。

那些不断委屈逢迎,却仍然无法建立长期、健康伴侣关系的人,也许还不能从14-15岁时第一次土土对分的挑战中成熟起来。Ta们并不了解,一份强迫自己忍受的不理想的关系,其实未必比独身更好,而且,Ta们很可能会把一些自我贬抑式的关系模式带入下一个周期。

而最后,那些在21-22岁渐亏的四分相(第二次土土四分)时期,未能有效经由协商进入工作领域的人,在30多岁时可能会遇到更大的困难,除非Ta能开始看到有哪些自我挫败的模式阻碍了自身成长的道路。

每一个人都有Ta自我压抑甚至扭曲发展的部分,都有Ta的失败,Ta的盲目性。土星第一次回归的礼物是,它所施加的无可逃避的压力给我们每个人带来了一次巨大的机会,来帮助我们直面那些迄今为止无法真的“正视”的面向。

土星的刺激和压力是如此之大,以致我们继续逃避的代价将变得比预期更高。

因此,在内心和灵魂层面意识到,我们天性所趋向的“最容易的道路”其实并非“个人成长之途”,这是很多人生命旅程的真正转折点

就像我发现与那些正在经历或回顾第一次土星回归的客户们一起工作,会产生很棒的效果一样。正是在这样的时刻,占星学能够最大化地发挥所长,但其成效的前提是,来访者真的愿意面对自己是谁,并愿意开放探索一些其他可能的发展路径——而一份好的占星解读正可以提供这样的路径。

我也发现,那些被天王星、海王星和冥王星所象征的能量强烈影响的客户,可能需要很长的时间才能将这些行星的能量纳入意识之中。

通常的模式是,Ta会在30岁之前(以及之后),一直被这些超个人力量所影响和冲击。但通常至少需要到土星回归,Ta才能开始理解自己的人生剧本与这些伟大的超个人力量之间的关联。继而,Ta便有可能不再畏惧,而是以一种更富觉察,更有创造力的方式将个人与超个人力量结合起来。


在30岁之前,生命的能量是渐盈的。土星的第一次回归可被看作生命趋向了满月的阶段。此后不久,身体能量便会开始减弱,我们从自我伤害或生活的其他打击中恢复的能力也会开始减弱。也就是,我们能够犯比较严重的错误,能够从错误中恢复甚至受益的空间也在缩小。

所以在这时,自我意识的发展,以及对自身天赋与局限的现实认知,也开始变得比以往更加重要。

土星是颗严格而公正的行星。

在第二轮周期的开展中,我们越是盲目、顽固、傲慢或恐惧地去拒绝面对某些生命现实,便会使我们的人生道路偏离我们真正“所是”,和真正“能够成为”的人越远。

这种偏离会带来潜在而日渐积攒的痛苦、不满、空虚和沮丧(甚至还有绝望),尤其是在第二次土星回归临近之时。

在土星第二次回归到来的时候,我们会看到自己的生活已然“变成”了什么样子——也会看到有哪些东西或许已来不及改变了。

这是土星第二次回归和第一次回归之间最根本的差异之一。


在30岁左右的时候,我们可能尚未播下生命中最具效力的种子——我们已经播种的东西很多只处在萌芽阶段。但是到了60岁时,我们就真正开始收获了,而且也面临着那句“严酷”的箴言:“你们如何播种,便如何收获。”

站在第二次土星回归这条光谱其中一端的,是那些感觉自己在这个地球上的时间没有被浪费掉的人。

Ta们少有遗憾,并准备好以平和的心态去面对生命的最后一个周期——也许是去拓展更伟大的精神深度。而这也使得Ta们对接下来生命中仍余下的可能性保有热情。

而在光谱另一端的,是那些过去曾吝啬、贫瘠或恐惧地播下种子的人。Ta们此时收获的是遗憾、痛苦、孤独或身体疾病,以及在接下来不可避免走向死亡的过程中,对身体能量和生命活力不断减弱的恐惧。

我们之中的大多数人都会走到光谱的中间地带:对自身的某些成就感到满意,而又对曾经的失败,或是那些似乎被命运拒绝,没有太多的选择权来进行谈判的事情感到失望、落寞。

在土星第二次回归之后,我们迎来了对大多数人来说的最后一个土星周期。

这是我们的生命重心从物质转向精神的阶段,也是真正凝炼生命智慧的阶段。

在这个阶段里,也许下面的这几件事会对我们最后阶段的生命旅程有所帮助:

第一,去充分地珍视和感谢那些,我们已经能够做到的事;

第二,接受那些现在已来不及改变的失败或失望;

第三,在我们的思想、身体、精神状况以及银行余额的限制之下,找到一些切实可行的目标,来丰富我们的精神体验,为我们接下来的人生注入意义和快乐。

最后,作为个人的结束语,我想说我其实很认同的荣格的观点——生命后半程的主要任务是为生命的结束做准备。

我认为这个观点并不是病态或消极的,而是充满智慧的,也很对应土星旅程的最终极目标——活出不被时空和物质现实所限的内在自由,淬炼出真正的“金刚”之心


对我自己来说,如果能活得足够久,到那个时候,我不知道我会不会像16世纪的诗人约翰·多恩那样,在生命的最后几年,每日躺在棺材里为死亡做准备。

不过,由于我的星盘中土星与冥王星合相,还与水星、金星、月亮和太阳相合,我不能假装说这个想法对我没有吸引力!~

版权声明:本页图片部分选自网络,本文由新月文化编译首发在新月文化订阅号平台,欢迎转发,反对抄袭。友号转载请后台回复关键词【转载】。

参考资料:来自大山占星师的文章《土星的循环:锻造钻石的灵魂》、《第一次土星回归是否比以往更难?》



 这篇文章是否让你对土星周期

有了不一样的认识?

 想要了解更多的占星知识?

欢迎和我们一起

系统化地学习正统的“学院派”占星学~

千万别觉得它的准入门槛特别高,

只要你有兴趣、肯努力,

加入伦敦占星学院

成为职业占星师的梦想,就不再遥远!

所以,还等什么?

快来扫描下方海报二维码或添加新月客服微信




扫码以上二维码

或添加新月客服小云

(newmoonmag01)

咨询联报优惠


想要摆脱反反复复的短期恋爱

想要拥有适合自己的情感关系

星盘可以给你指引!

9月13日晚8

Stellar老和你谈谈爱情



编译 | 默然

排版 | 啊豪

End